广元新闻网

广元新闻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要闻 >

“葛宇路”路牌被拆除 非法路牌为何悬挂多年?

时间:2017-07-14 08:15来源:广元新闻 作者:广元新闻 点击:
原标题:葛宇路非法路牌被拆除7月13日下午,仅用了1分钟左右的时间,引发争议的葛宇路非法路牌就被北京市朝阳区双井街道和城管部门拆除。记者在现场看 央视新闻1+1关注葛宇路。(视频截图) 原标题:葛宇路非法路牌被拆除 7月13日下午,仅用了1分钟左右的时

原标题:“葛宇路”非法路牌被拆除7月13日下午,仅用了1分钟左右的时间,引发争议的“葛宇路”非法路牌就被北京市朝阳区双井街道和城管部门拆除。记者在现场看

央视新闻1+1关注“葛宇路”。(视频截图)

原标题:“葛宇路”非法路牌被拆除

7月13日下午,仅用了1分钟左右的时间,引发争议的“葛宇路”非法路牌就被北京市朝阳区双井街道和城管部门拆除。记者在现场看到,路牌被拆后,被一台城管执法车拉走。

最近,一篇名为《如何在北京拥有一条以自己命名的路》的文章在网络上热传,文章中称,一个名叫葛宇路的人,几年前在北京发现了一条未命名的道路,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该道路,结果居然真的被多家地图软件收录。

“厉害了,就服你”、“还能这样”,在这篇文章后面,有不少网友跟帖表示惊讶,也有多名网友质疑,此举是否合法合规。此事随后在网络上引发了众多讨论

那么,这条路到底归谁管?这个路牌到底存在了多久?有关部门为何没发现?葛宇路设置路牌行为是否被追责?路牌被拆后,这条道路何时正式命名?对此,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进行了调查与求证。

北京市规划委:

个人不能对道路命名发起申请

个人能不能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一条道路?对此,北京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委员会对前来求证的记者表示,如果要对一条无名道路进行命名,需要街道办事处或其他法人单位向北京市规划委提出申请,经由市规委审批后方可确定并收录,这位工作人员明确表示,个人不能对道路命名发起申请。对于地名的命名规则,该工作人员表示,需要按照北京市相关的管理规定。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北京市使用的地名管理办法为1983年发布,该办法提出地名的命名原则要“符合历史、照顾习惯、体现规划、好找好记”。

根据规定,凡经审批确定的地名、路名及街巷名,应该做好标志的制作、安装、维修和管理工作。其中市区内的街道名牌、道路名牌应该由市公安局负责。

“葛宇路”并非无名路

2005年就已正式命名

《如何在北京拥有一条以自己命名的路》中介绍,葛宇路在2013年发现了一条位于朝阳区双井附近的“无名道路”,随后其在2014年制作了相关路牌并悬挂在马路边,并称“所有快递、外卖、导航、市政标识均可正常使用葛宇路进行定位。”

非法路牌被拆除前,记者曾通过手机地图软件进行搜索发现,“葛宇路”位于朝阳区苹果社区北区与南区之间,多款地图软件均显示其名为“葛宇路”。

不过,在北京市规划委的官方地图“天地图·北京”中,记者搜索发现,同样是这条道路,官方给出的名字叫“百子湾南一街”,地图显示,该道路东起西大望路,西至黄木厂路。

那么,到底是“百子湾南一街”命名在先还是“葛宇路”捷足先登呢,记者通过北京市规划委朝阳分局了解到,实际上,早在2005年北京市规划委就将这条道路命名为“百子湾南一路”。在市规委网站上,这条道路的批准文号是“2005(朝)地名命字0034号”当时规定的范围东起双丰铁路西侧的规划仓储路,西至原北内集团用地范围内的规划化工设备厂东路,发布时间为2005年3月16日。

不过,在道路名称批准之后,有关部门并未在道路上悬挂相关标志,附近很多居民也都不知道这条道路具体的名称。

非法路牌为何悬挂多年?

街道办:开发商没移交给职能部门

在拆除现场,北京双井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刘伟接受了记者采访。他表示,之前两三天才知道此事。

这条路到底归谁管?刘伟称,“初步了解,这条路应该是开发商的自管道路。还没有移交给政府的相关职能部门。”

这个路牌到底存在了多久?刘伟表示,据葛宇路自己说,应该是2015年年底。但记者注意到,《如何在北京拥有一条以自己命名的路》一文中表示,葛宇路2013年发现了“无名道路”,随后在2014年制作了相关路牌并悬挂在马路边。

无论非法路牌悬挂了几年,有关部门为何没及时发现呢?双井街道工作人员表示,此前这条路不太引人注意,所以对私设路牌并没注意到。工作人员同时表示,他们目前只负责配合拆除,未来这条路设置路牌,需公安交通部门负责。

关于葛宇路设置路牌的行为,刘伟表示,虽属个人行为,但违反了北京市地名管理办法。对私设路牌当事人将追责,“此事将由相关职能部门负责”。

“葛宇路”路牌被拆后,这条道路何时正式命名?对这个问题,刘伟表示,将督促开发商尽快移交道路,等道路移交给相关职能部门后,再按程序进行命名。

专家:城市管理应更精细化

《葛宇路,不是路?》这是13日晚播出的央视《新闻1+1》的标题。节目中,受访嘉宾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交通院院长赵一新说,在城市里面,道路的路名是公共资源,是很严肃的问题,必须按照相关规则来制定。个人是不能给道路命名的。但另一个问题就是,路名非常重要,在这件事中能看出在城市管理中,在具体手段和衔接方面还是有一定的盲区。2005年已经正式命名的路,我认为道路命名后与悬挂路牌的间隔应该越短越好,有路就要有名字。这件事不是坏事,提醒我们更精细化地管理我们的城市。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代睿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