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元新闻网

广元新闻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新闻 >

情侣网定民宿 发现室内摄像头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浴室都有

时间:2017-08-12 11:08来源:广元新闻 作者:广元新闻 点击:
【原标题】情侣网定民宿 发现室内摄像头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浴室都有—来源:新华网生活—编辑:王诗奕 情侣网定民宿 发现室内摄像头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浴室都有 要不是一周后(8月18日)要开庭、事情多半尘埃落定,小张至今不会曝光他在台湾高雄的遭遇。 小张

【原标题】情侣网定民宿 发现室内摄像头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浴室都有—来源:新华网生活—编辑:王诗奕

情侣网定民宿 发现室内摄像头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浴室都有

情侣网定民宿 发现室内摄像头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浴室都有

  要不是一周后(8月18日)要开庭、事情多半尘埃落定,小张至今不会曝光他在台湾高雄的遭遇。 小张是杭州人,80末,个子高高瘦瘦,目前在一家文化传播公司任专职摄像师。此前他入住高雄民宿时,无意间发现有隐蔽摄像头,卧室和洗浴间都有,摄像头还拍到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 

情侣网定民宿 发现室内摄像头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浴室都有

情侣网定民宿 发现室内摄像头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浴室都有

  今天上午,他和漂亮女友小许(化名)拿着照片、视频、笔录等证据材料跑来报社…… 事情发生在今年过年时候。 小张和小许赴台自由行,从厦门坐船到金门,再从从金门转机到台北。

【原标题】情侣网定民宿 发现室内摄像头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浴室都有—来源:新华网生活—编辑:王诗奕

情侣网定民宿 发现室内摄像头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浴室都有

情侣网定民宿 发现室内摄像头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浴室都有

  他们计划在1月28日到2月2日,逛台北、台中、高雄三个地方。“台北、台中游下来,心情蛮好的,感觉台湾同胞很亲切很礼貌,环境也不错。”小张说。出事的是在高雄。 因为第二天一大早要赶回大陆,小张提前在Airbnb上订了离机场不远的民宿,只住2月1日一晚,房价311元。Airbnb是美国一家短租网站,房东把自己的私人空间挂到该网站出租。

  小张到高雄机场后,房东Tony开了一辆标致两厢车去接他们。 小张看到,Tony是一个三十七八岁的中年男子,戴眼镜,蛮斯文,但给他们的第一印象并不好,“很傲慢,态度比较硬。”小张说。车上他们没有对话,10分钟后到达民宿。 到民宿是20:40,房间外观上就是杭州老房子(公寓)的样子,一共六层,民宿在二层。

  进门是指纹锁,房间内部装修不错,Tony提供免费的零食。可以看见,大门口和客厅都有摄像头,单间又有对应的钥匙与感应器。“这些我们都可以理解,毕竟要防盗。”小张说。 20:50,Tony交代了几句,待了十来分钟,走了。他说要去接别的客人。 入住房间以后,小张和小许一直在看电视,期间不乏亲昵动作。

  后来肚子饿了,外出去买吃的。晚上10点,他们买了一些零食后回到房间,小许给小张泡面,小张去洗澡。 小许一个人待在房间,打量四周,发现一个不到20平米的房间装了3个烟感器,觉得奇怪,瘆得慌。 小张洗完澡以后出来跟小许说,洗浴间也有个烟感器,他怀疑里面装有针孔摄像头。 小两口于是拿了椅子站高处一看,果然,两个烟感器里都藏着摄像头,还一闪一闪的…… “当时我心脏就有点心率失常了,觉得房东一定是个变态。”小许说。

  她在想,之前有那么多人入住过,有单身的小姑娘、有情侣还有各种外国人士,Tony手上到底存了多少别人的私密影片呢,多少已经流传到了网上呢? 小两口讨论决定,不住了。深夜,他们拖了行李,走到最近的捷运站,在公共电话亭旁打110报警。 “当时很害怕的,她人都傻掉了,我心里也很慌的,但是感觉不能慌,应该想想怎么处理,我们是逃出现场才报警的。”小张说。报警是11点左右,11点40,两个警察终于走了过来。 警察说,他们也从来没有处理过这种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办,还问他们想怎样?

  小情侣带警察现场去看了,警察确认那是隐形摄像头,但表示,不经过房东允许无法随意拆除。 房东直接联系方式他们都没有(在Airbnb上Tony留下的大陆的手机号码,打过去一直没人接)。 警察又说,有个取证小组要过来,要等一下。小两口在门口一直等取证小组来,“他们也是踢皮球,一会儿说来一会儿说不来。最后也没来。”小许说。 等了一个半小时,在场的两个警察用手机看起电视剧来,还跟小情侣说,要不然先回去睡,把摄像头遮住继续睡?

  “简直吐血!”小许哭笑不得。 两小时后,房东找到了(小张记得Tony车牌尾号,警察通过他的车牌号找到他),警察带他去房间指认情况,他当场装傻,说不知道自己房间有摄像头,一会儿说是一个韩国人搞的,一会儿说自己不知道。 警方在Tony同意的情况下,把两个烟感器带回了警察局,警察从中调度出了小张和女朋友的视频。 凌晨四点,他们在警察局录完口供。房东Tony一直说不清楚情况,说自己也是受害者,想求和解,并表示愿意赔款,小张说:“忘了说赔多少,反正很少。”

  但因为受害人证据确凿,视频画面还打印出来,按了手印……警方建议起诉房东,由台湾当地检察部门提起公诉。 一夜未眠。五点,小情侣拿了回执单就去机场了。第二天一大早,他们乘飞机回大陆。台湾方面说半年有效期之内可以出庭或者委托律师处理。 回到大陆后,他们下决心做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联系短租平台Airbnb,要求给个合理解释。2月2日当天,即事发24小时内,他们联系Airbnb客服表述情况,对方要求他们举证。 “我们咨询过律师,他们无权要我们举证,他们自己有调查义务。”

  小张说,他们最后只提供了报案回执单。然后,“他们就一直拖。每次邮件过来,都是同样的内容,要求我们提供照片之类。” 现在,Airbnb新加坡的人在跟他们联系。“哎,这半年来,我对它越来越没信心了。我想和他们见个面,但一直没见着。”小张不断叹气。 第二件事情,起诉房东。小张说,当初在警察局和解失败后,一回大陆他们就决定起诉房东。 小张通过各种法律界人士最后找了一位高雄的律师,与此同时他们自己也在了解台湾法律。

  最麻烦的是公证。台方要求,他们和台湾律师签的合同,他们的个人身份证明、劳动关系、所在地、收入证明等等,都需要大陆公证。他们一共跑了10多趟公证处,每一趟都要跑各种手续。 小张说他的生活被严重纷扰,小两口压力很大,还多次闹情绪,差点闹分手…… 费神的同时,也费钱。他们花了1000多元人民币买了个一模一样的摄像头,作为研究;公证费用为1000元;在聘请律师方面,花了3万多元。 材料显示,Tony的那个摄像头是烟感造型的摄像头,有WiFi功能,可以实时观看,也可以存储到手机,检察官怀疑他有散播嫌疑,但没有找到有力证据。

------分隔线----------------------------
推荐内容